[勵志人物] 口足畫家-楊恩典的故事

 

 

再一次擁抱楊恩典

楊恩典是台灣人的女兒,她奮力讓生命發光,更是激勵台灣人的禮物。
她尋覓多年,終於找到生命最珍貴的禮物,讓不完整的身體,找到完整的靈魂,得到最溫暖的擁

人生最大的幸福,莫過於確信我們被人所愛~法國大文豪雨果

平靜的高雄山城六龜鄉的六龜教會,新年活動一如往常,就是在教會做禮拜迎接新年。對住在六龜31年的口足畫家楊恩典來說,卻是一個不一樣的新年。

今年參加禮拜活動的楊恩典一家人,除了她結婚三年的先生陳信義之外,還多了一個四個月大的女兒陳貞德。

昨夜與朋友慶祝跨年直到凌晨三點才睡,楊恩典八點就被4個月大、小名妮妮的女兒吵醒。
揉著惺忪的眼睛,她知道寶寶餓了,就側躺在床上,陳信義將寶寶抱近她身旁,讓孩子可以靠近乳房喝奶。楊恩典雖然沒有雙手可以抱著孩子,卻用溫柔的聲音喚著女兒:「喝奶奶、吃早餐了。」

餵完奶,戴著眼鏡、模樣斯文老實的陳信義就在一旁幫女兒換尿布,楊恩典則坐在床上,彎著腰,對著小鏡子靈巧地用右腳趾夾起化妝棉、棉花棒、眉筆、粉刷,細心地上妝打扮。

上午十點,夫婦倆帶著貞德上教會。長髮大眼、穿著一襲飄逸紅色連身長裙的楊恩典,坐在椅子上低頭默禱,貞德則在陳信義懷中四處張望,窗外溫暖的陽光與安靜的人群都令她好奇不已。

陳信義除了一直輕拍著女兒,還不時用手幫妻子撥理頭髮。楊恩典也會抬頭與夫婿相視而笑,再用疼愛的眼神看著貞德。

台灣人的禮物

時光似乎倒流。楊恩典96歲的父親、六龜育幼院創辦人楊煦牧師看著貞德的模樣,不禁想起31年前的小恩典。他用濃厚的山東腔對陳信義說,「貞德的模樣就像當年來六龜的恩典,當時她才生出來三天。」

1974年三月被丟棄在高雄縣岡山鎮菜市場豬肉攤上的楊恩典,被六龜育幼院的創辦人楊煦、林鳳英夫婦收養。雖然她失去雙手,卻靠著自己的力量成為國際知名的口足畫家。她的坎坷故事,一直被國人像家人般疼惜關懷,她的奮鬥故事更像個禮物,激勵眾人熱愛生命。

讓人意外與開心的是,當年的小孤女也孕育了自己的骨肉,過著正常的家庭生活。

走在路上,不少路人看到楊恩典與陳信義懷中的孩子,都會一湧而上,圍在他們身旁打招呼,更被貞德漆黑的大眼睛所吸引。

在2005年六龜育幼院一年一度的跨年晚會上,貞德也是院童、教友呵護疼愛的焦點。

這種熱情也帶來一些困擾。在醫院裡,楊恩典會刻意跟陳信義分隔一段距離,更怕一起去菜市場,以免一群人熱情地包圍著貞德,讓小嬰兒受到病菌感染。

「我的寶寶以後也會遇到因為我而來的許多問題,取名『貞德』,就是希望她能勇敢面對人生,如同聖女貞德般堅強,」楊恩典說。

這份用生命孕育的禮物得來不易。

雖然一直被愛圍繞,楊恩典仍走了一段孤寂漫長的感情路。除了從畫畫世界找到自信心,雙魚座浪漫性格的她,更渴望溫暖、安全的擁抱,以及經營家庭,撫育自己的孩子,享受生命的完整。

雖然她談過許多戀愛,一旦到了論及婚嫁的階段,總因為男方家長反對而告吹。質疑原因都是無法照顧自己、無法傳宗接代。

這種感覺她從小就已飽嚐,她卻堅強地告訴自己,要跟正常人一樣過日子。

她想起小時候經常望著窗外兄弟姊妹開心的上學與玩耍,為了參與他們,她努力學走路、學用腳寫字。學走路時,總是背靠著牆壁,一步一步緩緩前進。更因為無法擦汗,她習慣追著吹入牆縫隙、帶有鄰近豬圈氣息的微風。

13歲時因為脊椎矯治開刀,好幾個月無法下床,她還利用半夜無人注意時,沿著走廊牆壁練習走路。

她對人生一直充滿期待。她從小總是天真地問媽媽、也就是六龜育幼院院長林鳳英:「什麼時候我的手才會長出來?」媽媽總是流淚無法回答。

追尋生命完整的靈魂

對於婚姻,就像雙手何時會長出來一樣,楊恩典仍懷抱希望。

追尋生命的完整需要等待。柏拉圖在《饗宴篇》就曾提到,人類的快樂,就在於尋回當初被分成兩半的自我,回覆原始的完整狀態。

失去雙手的楊恩典從等待與尋覓中找到那份生命珍貴的禮物。她跟陳信義註定要相識、相愛,兩個人融為完整的身體與靈魂。

2000年一通意外的電話開啟這道姻緣之門。當時在修車廠工作的陳信義,手機借給客戶使用,這個客戶打給朋友楊恩典,當時楊恩典沒有接到電話,等到她回撥之後,就直接問對方:「你是誰?」

接電話的是陳信義,當時剛失戀的他,對於異性沒有好感,直接回答:「小姐你打錯了。」

楊恩典認為一定是他打來的,卻不承認,兩人就在電話上鬥起嘴來,最後陳信義說,「何不說說你是誰?」

楊恩典就開始介紹自己住在六龜,是個口足畫家,陳信義仍猜不出來,楊恩典只好說出自己的名字。接下來,兩人就因為這通誤會的電話交談5個小時。

隔天陳信義上網查詢楊恩典的資料,第一個訊息就是有人要幫她做媒的消息,才知道她真的是個名人,也被她的故事所吸引,開始展開3個月的電話熱線互動。

當時生活平淡、心中只有工作的陳信義,為了與楊恩典見面,瞭解育幼院狀況,就到六龜一遊。

這趟六龜之旅,改變了陳信義的生命與價值觀。他們在鎮上的一家燒臘店吃飯,他很自然地餵楊恩典吃飯,幫她擦汗。他看到楊恩典靈活自如地用腳做事,以及育幼院院童天真活潑的模樣,心中有個模糊的感覺,好像生命有某些能量正在醞釀。

他們倆個人原本是不同世界的人。認識楊恩典之前,陳信義的生活只有工作,三餐都由父母照料,也沒有耐性,女友約會只要遲到超過五分鐘,就立刻不耐地轉身離去。

楊恩典則是很懂得照顧自己。她有個「仙女棒」,那是裝在牆上、釘有不同高低角度鈎鈎的鐵棒,也是她的生活輔助器。像穿衣服、穿褲子都可以透過鈎鈎來完成。

陳信義從這些生活小細節看到她的毅力與執著。楊恩典打手機、接電話、抓癢與穿衣服都非常自然順暢,而且談吐開朗有自信。「她會的東西很多,」陳信義很佩服。

為了抓住那個模糊的感覺,陳信義固定到六龜育幼院探望楊恩典,也經常跟小朋友互動。
有一次楊恩典談到感情的不順遂,陳信義用各種方法開導她,但楊恩典卻不以為然,認為男人只會用講的,沒有付諸行動的勇氣。

這卻激起他的鬥志,決定用行動證明。「事在人為,目標是你非追求不可的,就可以做到,」他說。

他一年來對楊恩典隱藏的好感終於激發出來,開始每天下班之後,從屏東開一個小時的車程到六龜找楊恩典。

楊恩典喜歡吃美食,他就經常帶屏東知名的涼麵給她與院童吃,一開始院童還以為他是賣涼麵的。楊恩典喜歡豬肉乾,他就買很多豬肉乾,楊恩典愛喝冰飲料,他就買冰桶,讓她隨時喝到冰涼的飲料。楊恩典喜歡海的遼闊,他就經常載她去看海。

由於他開紅色休旅車、經常穿黃襯衫,院童都叫他「小黃」、「小紅」,只要他的車進到院區,就有院童敲楊恩典的房門:「嗯典姊姊,你的男朋友來了。」院童吃著豬肉乾,也不忘幫陳信義打廣告:「嗯典姊姊,你男朋友好好喔。」

耐心與勇氣的考驗

這是一場耐心的考驗。愛美的楊恩典常常回房補妝、或是上廁所,一等就是兩小時,陳信義也不以為意。晚上就乾脆把車停在院區角落,睡在車上,隔天再開車回屏東上班。除非家人提醒他該回家了,他才回去住兩三天,但是大部分的夜晚都是在六龜度過。

這個日子過了一年。「之前我也有交往對象,但沒有像他做到這麼徹底,」楊恩典回憶,「信義可以說風雨無阻,我覺得很窩心,特別有安全感。」

這也是一場勇氣的考驗。他們經常逛街,但是楊恩典在外頭上廁所不方便,總是憋尿回家才上。

陳信義心中掙扎許久,有一次主動開口要幫忙楊恩典上廁所,她接受了。

當時廁所外頭人來人往,他心裡壓力很大,但他觸碰到楊恩典的背部時,看到一條又深又長的疤痕,想起她13歲時就要接受脊椎開刀的痛苦,心中充滿不捨與疼惜,更堅定他追求的意志,以及自我勇氣的激勵。

雖然楊恩典身體並不完整,卻很自在自然。想起陳信義第一次看到她長袍下的身體時,她很坦然、不自卑。「我就是這樣,可以接受就不會去歧視我,也不會覺得很奇怪,」她說。

當陳信義提出結婚要求時,則是另一場挑戰,因為這是對楊恩典一生的承諾,更要過陳信義父母那關。

楊恩典的母親最擔心她的未來,有一次在陳信義面前提到這個憂慮而落淚,陳信義回答,「我也許不像媽媽有那麼多的愛可以去照顧每一個人,但是我會全心全意照顧恩典,媽媽不要擔心。」

楊恩典要陳信義先解決父母那關再談。陳信義便經常帶楊恩典回家,讓他母親知道楊恩典自己的生活能力,楊恩典也主動跟他父親聊天,讓雙方有更深的認識。

「如果我不能克服我爸媽的問題,一輩子還要面臨其他的問題,」他說。

順利結婚之後,陳信義辭去原本的修車工作,全心全意照顧妻子。陪她演講、上網學做菜(拿手菜是紅酒煎牛排)、做家事、餵她吃飯,幫她擦口紅,梳頭髮、有時妻子半夜頭髮癢,還要幫她洗頭。

陳信義不只是上帝賜給楊恩典的雙手,更是心靈之手。

楊恩典畫畫時會問陳信義的觀感,被抱上車時還帶有臉紅心跳的感覺,他還會講笑話逗她,更給她幸福感與安全感。

「陳信義是我看過最溫柔體貼的男人,」拍攝楊恩典紀錄片快一年的匚合廣告創意總監范可欽觀察。

他們的女兒更是得來不易的禮物。結婚一年多一直沒有消息,原來是楊恩典卵巢有顆腫瘤,腫瘤切除之後,懷孕又流產,沒有雙手的楊恩典還曾挺著大肚子上車時沒有施力點,導致右腳韌帶斷裂。

原本的剖腹預產期也出意外。貞德提早一個多月降臨,為了拍攝完整的生產過程,楊恩典緊急通知台北的紀錄片攝影團隊,終於在剖腹取出胎兒的前一刻趕到,順利拍下接生畫面。
雖然懷孕時超音波照出的孩子身體沒有殘缺,但是他們仍非常擔心,直到生出來發覺身體完好無缺,心中重擔才真正放下。

甜蜜的負擔

貞德的出現,是個甜蜜的負擔,也改變他們的生命。

由於楊恩典堅持餵母乳,每三個多小時就要餵一次,陳信義也是整天抱著女兒,學習當個稱職奶爸。他們的生活作息都被打亂,楊恩典無法畫畫、無法演講,連去美容院洗頭,也要中斷一下,到車上餵奶。

「妮妮是我們的開心果,讓我們生活有個很大的目標,要努力給她過最好的生活,」楊恩典形容他們三人是無法分離的連體嬰。

她想起小時候跟母親一起睡覺時,母親的腳總是不平放在床上,而是彎在床邊,因為怕睡太沉聽不到其他孩子半夜的哭鬧聲。如果她鼻塞,又沒有雙手擤鼻涕,母親也會用嘴把她鼻涕吸出來。這些記憶讓她體認到母愛的偉大,也把這股力量轉移到女兒身上。

陳信義除了不能生孩子與餵奶,其他的母親責任都一手承擔。他經常左手抱孩子,右手夾菜餵妻子。跨年倒數的那天,他還因為忙著收拾行李,安撫女兒,忘了跟太太與一群朋友倒數計時。

「當奶爸很新鮮啊,畢竟從來沒有做過,累還是很累,有時還會覺得很煩,沒辦法,小孩生都生出來了,」陳信義的人生願望就是娶妻生子,現在則是要持一直維持下去。

貞德除了肚子餓會哭鬧之外,平常總是用乖巧純真的微笑看外界。「她不乖不行,他爸爸好累啊,」抱著貞德、陳信義的母親憐惜地說。

浪漫的楊恩典,經常問陳信義:「你會愛我一輩子嗎?」看似木訥的他,不會溫柔地回答:「會。」

他總是在幫楊恩典洗澡、撫觸到背部那道傷疤時、看她用腳拿牙刷刷牙時,情不自禁的擁抱她。

「她問我會不會愛她一輩子,我不知道,但做做看,每天做,」陳信義輕柔地說,「我今天愛她,明天也會愛她,我想直到吞下最後一口氣,恩典再問我這個問題吧。」

傍晚,楊恩典與陳信義抱著貞德,一同在她昔日作畫的涼亭聊天,一隻蝴蝶在花叢間下拍打翅膀,就像在為自己的美麗、也為這對靈魂伴侶鼓掌。

後記:
2006年跨年大概是我到目前這輩子最難忘的一次,在六龜山上工作,卻是另一種人生體驗,我貼身觀察與採訪楊恩典夫婦,覺得收穫最多的人應該是我吧

我自己很有感覺,回程路上一直思索,直到把錄音帶整理完之後,已經知道要如何精簡呈現楊恩典的故事,每次想到陳信義講到他撫觸到楊恩典背上的傷疤時,我就難以忘懷那個情景

出處:康健雜誌2006年2月號特別企劃「點亮生命的禮物」
作者:洪震宇



標籤:
文章分類 勵志人物

歡迎留言指教

發表迴響

登入: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

*

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: 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 class="" title="" data-url=""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trike> <strong> <pre class="" title="" data-url=""> <span class="" title="" data-url="">

Loading Facebook Comments ...

无觅相关文章插件,快速提升流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