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典故] 何謂三途苦、八難苦?(下篇)

佛说:笑着面对,不去埋怨。悠然,随心,随性,随缘。

 

佛曰:人有八苦,心態决定人生

 

玆再來解釋八苦:

一、生苦

——人之生也,都是隨業受報,依前生之業,與人道相應者,則投生為人,最初流愛為種,攬父母精血,納識業為胎。處在母腹的生髒之下,熟髒之上,上壓穢食,下熏臭氣。母飲冷時,勝於冰雪凍膚,如入寒冰地獄;母吞熱時,極似沸湯灌體,無異鑊湯地獄;母啖粗時,誠如山石壓身,仿佛夾山地獄。尤其胎中穢窄,迷悶難堪,隨母氣息出入,種種不得自由。幽囚十月,如禁牢獄,經中名之為胎獄,詢不過分。及出胎時,柔軟肌膚,被風吹如刀割,痛苦莫喻。因嬰孩癡騃,又不解說話,只知道由這呱呱一哭,竟哭出無數的痛苦出來。以為人之一生,從此起不知道要吃足了多少苦頭。此種生苦,古人曾形容他為生龜脫殼,其痛苦可知矣!至於難產橫生之慘更不忍言,母子生命懸危,凡為人者,無法逃過此關。省庵大師的詩雲:‘業風吹識入胞胎,獄戶深藏實可哀,每過饑虛倒懸下,頻驚粗食壓山來……’。我也有句詩說:‘此世當思歸極樂,來生不願入胞胎’。

二、老苦

——歲月無情,不知不覺地,能把人們催促到‘萬事輸人己退藏’的地方去,創傷得我們真是無處不傷神,混身病態,諸根朽敗,則力弱形枯,神衰智鈍,眼花耳聾,腰酸骨痛,口吃齒缺,鶴發雞皮,一切行動都不如意,汝看苦不苦呢?可是世間無有不老之人。詩曰:‘流淚暗思童稚樂,見人空話壯年強’。餘意:‘寄語少年須努力,莫待覺悟老來遲’。

三、病苦

——人無千日好,花無百日紅,世間那有無病之人?偶一四大不調,則諸根痛患,飲食俱廢,坐臥不安。單說頭暈齒痛,已是痛苦不堪,況沉珂酷疾,大病連年乎!病的厲害,就是三國時代雄糾糾的張飛,也極駭怕而無可奈何。詩雲:‘四大因時偶暫乖,此身無計可安排,殘燈留影不成夢,夜雨滴愁空滿街’。我說:‘健時莫為因循誤,病到方知懺悔遲’。

四、死苦

——人生如夢,幻質匪堅,從來未有不死之人。當世緣既盡,四大分離之際,抽筋折骨痛苦難言,古人形容為活牛剝皮,思之悚然。至於橫禍慘死,骨破腸穿,身首分離,更不忍談。並且臨終時,家親繞榻,恩愛訣別,同時一切業境頓現,真是千愁快悒,萬怖慞惶,霎時一命嗚呼!寂然孤逝,冥途渺渺,幽怨重重。假使生前妄造惡業,墮於三途,其苦更不堪設想矣!詩雲:‘識神將盡,忽無常,四大分離難主張,脫殼生龜真痛絕,落湯螃蟹漫慞惶……’。我說:‘念佛必蒙垂接引,賦歸極樂亦欣然’。

五、愛別離苦

——好景不常,欲合偏離,雖雲人生聚散無常,可是恩愛割別,亦是人生一大苦事,一家眷屬的團圓,父母妻子的恩愛,因緣所使,或生離、或死別,乃至一旦家散人亡,這麼人生,是苦非苦不消說也。詩雲:‘生離死別最堪傷,每話令人欲斷腸,虞氏帳中辭項羽,明妃馬上謝君王……’。餘意:‘悟得因緣生滅法,自無恩愛別離愁’。

六、怨憎會苦

——此有二種說法:一、是冤家會遇,如眼中釘,發生憎恨。一是宿世冤緣結為六親眷屬,一處同居,互為惱氣,仇怨之人,欲離偏合,狹路相逢,無可逃避,汝看苦不苦呢?詩雲:‘苦事人情皆欲避,誰知夙業自相招,兵敗張巡思作鬼,身亡蕭氏願為貓……’。我也有句詩說:‘好將佛教善緣結,當作蓮池海眾看’。

七、求不得苦

——世間那有十足無求之人?名利福壽,凡所欲事,求之不得,則生愁苦或憤怨。如富貴無子,貧窮多累,讀書落第,營商蝕本,諸如此類,欲求偏失,亦乃人生一大憾事也。詩雲:‘揚帆屢見沉舟客,掛榜偏傷落第人,畢世耕耘難果腹,頻年紡織尚懸鶉……’。餘意:‘得失榮枯皆有命,窮通壽夭總由天’。

八、五陰熾盛苦

——五陰——即色受想行識。‘熾’——火熱也。盛——眾多也。陰——障蔽也。是說這五種法能障蔽吾人本具妙覺真心,使之不得顯現。色陰即所感業報之身,受想行識四陰,乃觸境所起幻妄之心。由此幻妄身心於六塵(色聲香味觸法)境,起惑造業,招集苦惱。依眼等五根,緣色等五塵所起煩惱屬色陰。依五識領納五塵所起煩惱為受陰。依六識想念法塵所起煩惱屬想陰。依七識恒審思量所起煩惱屬行陰。依八識微細流注所起煩惱屬識陰。此五陰煩惱如火熾盛,盡夜焚眾生的身心,苦不可言,當急用智慧以消滅之,一句彌陀即智慧水也。詩雲‘逼迫身心苦事多,哀聲無地可號呼!肝腸斷處情難斷,血淚枯時恨未枯’。余意‘三界無安同火宅,何如念佛往西方’。此五陰熾盛苦,乃一切諸苦本。八苦中前四苦屬身所受,後三苦屬心所受的痛苦,最後一苦總括身心。又前七種是別(別指一種),乃過去所感之果,後苦是總(總括諸苦),乃現在起心動作,為未來得苦之因。因果牽連,相續不斷,無期痛苦,何日解脫?可不懼哉!大家當速念佛求生也。此外還有天災人禍,刀兵水火,風雨雷電乃至寒著侵迫,蚊虱蛀齧等苦,若擴而充之,說不能盡。

總之,上來所說三苦,乃三界眾生之所共受者。其次的八苦,即單指人道而說,乃一切人類各皆有分者。不怕你是尊為天子,富比王侯,也不許人情的。所謂上自總統,下至百姓,無論貴賤,不分男女,沒一個可能免者,亦無法可逃避也。更說不幸者,又生在這亂世的原子時代,彈雨烽煙,隨時隨地,皆有遭受慘難之可能。但細想之,我們整個人生沒有一個不埋在痛苦之中,三界火宅,人間苦海,實不虛語也。

或者有人說:‘前之四苦當然人人所不能免者,至於後之四苦,富貴人們或可免之’?答:人之一生,絕對沒有能夠恩愛常聚,個個有緣,所求如意之事,況且富貴人們更有他的特別痛苦——如防衛匪賊,保護地位,恐慌侵佔,乃至姤忌陷害等,這不是苦嗎?只有極樂世界永無這些痛苦事情,經雲:‘名尚不聞,何況事實’!我人何不趕快念佛求生淨土?

講到這裏,我再申明幾句話:一般無佛教常識的人們,每每誤認佛教為消極為厭世,其中卻有多種原因,就是現在所講的人生是苦,這一句話也是被誤會在內的一條疑案,他們的意思是,假使整個人類都如佛教徒的感覺人生是苦,個個厭世而都跑去出家修行,那麼,世界不是要絕種嗎?人生還成個什麼體統呢?唉!這都是根本誤會了,卻也不能怪他,因為不深明瞭佛教的真相所以然。其實佛教是積極的,是救世的,並不是叫我們一知了苦,就厭惡人生一件事也不做,都要跑去出家了。相反的,是要我們一知了人生的痛苦,當要勇猛精進,犧牲個己來設法,來改善人生,營救人群,這才是佛教本旨——積極救世的精神——孫國父說:‘佛教以犧牲為主義,救濟眾生’(在軍人精神教育會講),又梁啟超先生曰:‘捨己救人之大業,唯佛教足以當之。又雲:‘佛教之信仰乃智信非迷信,佛教之修持,乃兼善非獨善,佛教之精神乃救世非厭世’,觀此則以佛教為消極厭世之誤會者,可得瓦解冰消矣。固知能夠感覺人生的痛苦,非僅不是消極厭世,同時即是為興起積極救世的精神,如佛教教主釋迦牟尼佛,目睹當時的階級制度,一般被為奴隸的人民所受壓迫之苦,及以後來出遊四門,觀感老病死等一切痛苦,故促發其出家求道之心,遂去參究人生受苦的根本,和積極研究解除痛苦之方法,終於最後達成目的,說法四十九年,救度無數眾生離苦得樂,成立了救世救人的佛教。如國父中山先生因痛感滿清帝制之弊惡,深知民眾受那專制壓迫,以及弱小民族貧民等的痛苦,所以犧牲個己數十年的精力,創造三民主義出來,令一切同胞得到自由平等之樂。至於世界上一切宗教家,革命家亦莫不皆然。

人生世間,不甘心不滿意的事是很多的,這就是苦,佛教有令人們要求或改造一個真善美的人生,真善的世間,得到甘心而滿意,乃至獲得出世的究竟解脫安樂,也莫不以知苦為出發點。我敢斬釘截鐵地說:若不感覺知苦者,則人生無改善的必要,人心無進取的希望,無進化的日子,也不須產生許多革命家與宗教家,就是佛教也用不著的了。

要而言之,若無感覺到眾生生存競爭,弱肉強食之痛苦,以及當時印度的階級制度一班奴隸性的人民所受壓迫之苦,和最後遊四門所觀感到的老病死等痛苦,而策動其出家求道之心,則焉能促進其成為三界大導師,世間大偉人的釋迦牟尼佛呢?若非春秋戰國的情境,又焉能造出這位孔聖老夫子出來,若無滿清帝制的弊惡,人民受專制厭迫的痛苦,又焉能造出三民主義,成就  孫國父的偉大功績呢?

故苦之一字,誠為成佛成聖的大要素,即改善人生,進化社會的原動力,我們負有弘法是家務,利生為事業的僧伽們,亦當依此為度生原則,以出世精神幹入世事業,務令一切眾生同得解脫安樂為目的。

一九五二年五月十二日於法源寺 斌宗法師講述

 

(圖文擷取自網路)

發佈留言

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。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