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勵志人物] 零下40度的勇氣 – 陳彥博

北極點超馬賽,終點前衝線!(圖:陳彥博提供)

零下40度的勇氣 – 陳彥博

一位勇敢的年輕人身上僅穿著三件衣服,在零下二十度的北極風雪中跑步,將近五個半小時之後,他已經半失去意識,但是最後三百公尺他仍然記得迎風展開國旗,高舉雙手,他是第三名!抵達終點後因為失溫直接送入急救站。

跑馬拉松的人都是瘋子,而跑超級馬拉松的人呢?

我們體內總是好像缺少了某種動力,需要一股強烈力量把我們抽離出來,讓我們更清楚知道自己是誰,那股力量並不是名利、也不是金錢,更不是慾望,而是我們心裡深層被遺忘許久的那股感動,那足以讓我們改變世界的力量,它的名字,叫做「夢想」。──《零下40度的勇氣》

「在台灣當體育選手,要在亞奧運拿牌太難了。」他說,台灣選手沒有企業贊助,政府支援有限,教育環境也不如國外。例如韓國體大的運動科學研究所,會定期追蹤校隊的選手,並給與各種培訓資源,「但是我現在就讀於體大教練研究所生理科學組,我們連自己本土的個案資料都沒有,」而日本因為人多、競爭大,再加上先進的運動科學輔助,田徑選手的競爭力自然比台灣高。因為教育資源較少,「大學時常常訓練結束後,收操到一半就要去打工了。」

那次的北極大挑戰,讓他暫時拋開環境限制,「那根本不是跑步,是越野求生賽!」他回憶,那次比賽途中,有天半夜正酣睡時,帳篷竟然被北極熊抓破,還好當時急中生智,三人一起齊聲大叫,才終於嚇跑北極熊。

當年競賽途中,他屢次因為疲憊與挫折而情緒低落,劉柏園因此對他說,「完成一件事情,關鍵在於你有多少熱情!」

他謹記著劉柏園這句話,回國後迎接新的挑戰。例如,他想再去參加北極點馬拉松,不過報名費就要六十萬,他只能自己學習尋找企業贊助。但是寫了一百封信、打了數百通電話之後,仍然找不到贊助,只得放棄參賽。

 

超馬真是個昂貴的運動。除了報名費之外,「因為是在特殊地形比賽,所以一定要到相似氣候環境的地點訓練,」移地訓練的費用一次約30萬,因為不同地形需要購買不同的裝備,一次比賽的裝備亦約需30萬。「這還不包括每次出國一定會有的行李超重費,保險費,更別想要每個月做一次身體檢查了。如果一年想要參加兩次比賽……」

關鍵在於你有多少熱情。後來他終於獲得歐舒丹、偉盟國際(The North Face)等公司贊助,得以參加2009年喜瑪拉雅160公里分站賽。

這次比賽是他第一次獨自從申請參賽到完成比賽的超馬,並交到來自各國的朋友。一年前他與劉柏園、林義傑參加磁北極大挑戰時,英文程度差到連申根簽證的表格都不會填。

跑步時只要體力不堪負荷,他就會跟自己對話:陳彥博,想想你為什麼要跑,這是你自己選擇的夢想,就繼續跑下去啊~~

通過這次考驗,才有2010年不可思議的紀錄:一年內連續完成北極點馬拉松、南極100公里超級馬拉松。

他說,「超馬帶給我最大的改變,是對自己夢想的堅持,以及對大自然的信仰。」

現在在台灣,他常覺得環境很吵雜,很懷念在喜馬拉雅山上,跑步時手可以輕輕滑過樹梢,自己一個人,靜靜迷戀大自然的音樂。

別再問我為何而跑,就像鳥兒要飛,魚兒要游一樣,這一切,不都是大自然的律動?
如果生命有結束的一天,我希望是結束在追逐夢想時。
我叫陳彥博,我二十四歲,我的夢想才剛開始!
──《零下40度的勇氣》

 

(圖文部份擷取自博客來OKAPI,作者:趙啟麟)

發佈留言

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。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